人們跪拜“醉關公”求寄託 給我們什麼啟示?

2024年3月22日20:06:02学佛分享评论59

人們跪拜“醉關公”求寄託 給我們什麼啟示?

前言:本文是作者學佛受用的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和相應悟境,一切知見請按照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鑒別, 所有法義都以南無羌佛說法為准。

 

隨著春節的到來,全國各地的民俗文化火遍了網路平臺。這邊揭陽的舞獅,那邊又潮汕的英歌舞,接踵而至又來了甘肅的“社火”,接著“醉關公”又成為頭條。真的是你方唱罷我登場,讓人目不暇給。

只見踩在兩米二高蹺上的“醉關公”一手持青龍偃月刀一手抓馬鞭邊走邊揮舞,時不時地還要真的喝上幾口高度白酒以貼合醉關公的形象並壯以行色。

更令人慨歎的是一路走來,時不時地有人會跪求“醉關公”從其頭上跨過。一位衣著樸素的爺爺帶著懵懂的孫女,當街跪求“醉關公”由兩人頭上跨過;途經醫院時,又有人在醫院住院部門口跪求醉關公從他頭頂跨過。若不是遇到了難以想像又或者當代科學醫療手段無法解決的困難,誰又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跪求神明的庇佑呢。

當科技、醫藥都無法拯救時,信仰就成了最後一道防線,這或許也是他們心中最後的希望了。有道是“關公袍下過,關關難過關關過”。扮演醉關公的演員事後也不禁感慨地說:“多希望關二爺真的能上次身,靈驗一次。”若有他法誰求仙?只因無路才跪天。非是心愚蒙了眼,只是無力渡難關。一步跨三米,三步一歎息,大刀轉啊轉,斬斷病痛和災難;將袍繞啊繞,驅走心酸和不甘。

俯瞰人間疾苦,唯能悶酒澆心,雖大步流星,卻踉蹌無助。手舞青龍偃月刀,想砍盡這世間的不公,卻又不知從何下手!心有為而力不逮,歎息氣惱,由氣而醉,醉而淚目。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些都是迷信,還是應該相信科學、醫學而不是拜佛求神。其實很多著名的科學家在各自的領域深研後,最終都認可的一個事實就是:“科學的盡頭是神學。”

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教授在一百歲之際,在北大的一番演講,徹底將神學的面紗撕開。眾所周知,楊振寧是著名的科學家,對於科學是篤信不疑的,但是這次演講顛覆了大多數人的科學觀。

楊振寧的演講內容,在面對眾多北大學生的現場,他說到:“我一輩子崇尚科學,追求真理,不信佛、不信教、不迷信。但是,現在我有些猶豫了,人在最初始,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動物、植物及世界萬物無處不在,誰撒的種子?宇航員看到地球是在空中飄浮,沒有依靠,沒有支撐,誰安排它晝夜輪回,一年四季穩定變換?宇宙大無邊,到底有多大,真的沒有界限嗎?我個人覺得好象有一個看不見、摸不著,法力無邊及神通廣大的力量在精心策劃和運籌帷幄。它究竟是什麼?科學無法解釋,歸根到底也許就是神學吧!”

科學的盡頭是“神學”,而“神學”的盡頭則是佛教。幾千年傳承的佛教若沒有真實不虛的佛法,又怎麼會成為人們在一切科學手段無可奈何時最後的救命稻草呢?就拿“關公”來說也是佛教的一位護法,被稱為“伽藍菩薩”而被各個寺廟供奉在伽藍殿內受人間香火供奉。

幾千年來,人們無論是從經書記載還是口口相傳的佛法傳承,記錄了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佛法救渡眾生的實例。《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記載:“若有罪。若無罪。杻械。枷鎖。檢系其身。稱觀世音菩薩名者。皆悉斷壞。即得解脫。”這一段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于說法時曾提及,當年有個修“觀音法”的弟子曾因瑣事被牽扯而關押,將被遊街示眾,後因看管人員不足而被捆縛在原地,當這個弟子誠心唸誦觀世音菩薩聖號時,身上捆縛的繩索正如《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所示而悉皆斷壞,令其得以自由出入。這個現象如何用科學來解釋呢?

正因為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因此,當科學、醫學無法解決人類的痛苦、災難的時候,那麼求神拜佛作為人們最後的寄託也就順理成章了。但是,也不得不提醒信者不要誤入歧途、迷信那些邪門外道,那樣不僅不能幫我們走出困苦,反而可能把我們帶入更深的深淵。

有鑑於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淺釋邪惡見與錯誤知見》就是照妖鏡,讓眾生得以明辨正邪。只要依照這個照妖鏡辨別,邪門外道就無所遁形。如能人人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法音及《什麼叫修行》等至高法寶而行持,離苦得樂自在其中。

 

作者:扶搖直上

編輯:菩提籽等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