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远去的二姨

2023年4月26日18:05:12学佛分享评论1792

怀念远去的二姨

二姨是个苦命的女人。

她的婚姻非常不幸,在父母一手包办下,被迫嫁给了自己的表哥——一个腿脚不利索的单身汉,比她大了整整十五岁!

这张照片,摄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可以看出二姨脸庞圆润,皮肤白皙,外貌清秀。

二姨嫁人后,像珍珠一样慢慢褪去了光泽。她没添置过一套好看的衣服。为了显成熟,年纪轻轻就老穿黑色、深蓝色衣服,头上顶个藏青色的方巾,连一朵绢花、一根红发绳都没有,十足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形象。

为何要如此打扮呢?为了搭配家里那口子啊!可惜,姨夫还不懂得珍惜,经常挑三拣四,摆大男子主义的架子。他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能干仗……二姨能讨到什么好呢?

在那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老夫少妻很能招乡邻话柄。他们只好谨言慎行,出门都隔开两丈远。姨夫扛着锄头下地干活,二姨就低着头,拿着农具尾随在后。干完了地里的活,两人再一前一后回家。

二姨做饭时,姨夫坐在院子里抽烟袋。饭菜端到跟前,酒给倒满了,他才磕一磕烟杆,把烟袋放到一旁,然后大口吃喝起来。二姨呢,在旁边等着吃丈夫剩下的饭菜。

我打心眼里为二姨的操劳不值!却也毫无办法!

记得我八岁那年,母亲带我去二姨家走亲戚。二姨见到我们来了,可高兴了!她连忙烧火做饭,炖了一大锅猪肉萝卜粉条招待我们。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已经是最好的菜,一年只能吃两次。

二姨疼我,把肥猪肉都捡给我吃,自己只吃萝卜和粉条。

哪知道我吃多了,肠胃消化不良,当晚便上吐下泻,第二天不得不打道回府。从此我听到猪肉就打怵,几十年都不再吃猪肉。

斗转星移,二姨在乡下的日子,依旧继续着。她生育了四个孩子,两个儿子健康,两个女儿却有“傻病”,近亲结婚的恶果呈现了。一番求医问药后,一家六口的日子,更紧巴了。

在八十年代中期,我和丈夫带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去探望二姨。

我们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泥路上,真是“风尘仆仆”。

看到二姨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我情不自禁地落了泪。她还是那个忙前忙后,一心为家人付出的人,任劳任怨。

此时的二姨夫眼睛已经瞎了,骨瘦如柴,老相干瘪,但他每顿还要喝一瓶啤酒,丝毫不在意身体。好可怜的老人啊!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姨夫,他西归的时候我没赶上葬礼。

二姨夫去世后,二姨的孙子孙女都上小学了,不需要老人帮什么忙。二姨终于松快松快了,她入了基督教,算是有个寄托吧。平日她捡破烂补贴家用,周日就去教堂,直到生命尽头。后来,我只与她在梦中相见过一次。

二姨的一生,是劳作的一生,辛苦的一生,坎坷的一生。我一直期盼能为她做些事情。于是在我学佛修行后,常放生、诵经、念佛、做慈善事业,以此功德回向给她,愿她以及她的冤亲债主早日脱离轮回苦海。

今生,我与二姨多少有些相似之处,我也嫁给了一个跛脚的男人,婚后几十年穿不得体,食不安胃。我也甘愿把好吃的、好穿的贡献给给丈夫和孩子,以他们为先,让他们过得舒服……但我和二姨有一点不同,我皈依了佛门,修学南无释迦佛陀和当代住世佛陀的佛法,只要依教奉行,必然解决生死大事!

我不愿意再泡在苦海里了,人生短暂不实,梦幻泡影,如草尖露、镜中花、水中月,有什么可执著的呢?

期盼二姨早早收到我的祝愿,一同迈向菩提之路。

 

撰稿:萨依

编辑:悦色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